关于秋的记忆符号_新闻频道_中山网 □糖人青今年的秋天来得格外早,断断续续的雨水接连下了好几个月.秋天适合伤别、怀人、思乡、叹时,秋天更是一个适合居家闲散的季节,还记得你故乡的秋天吗?寒雨三两段,秋意几多凉.清晨推门而出,连日淅淅沥沥的雨水将清凉的秋意徐徐送来,我伸出手接住了屋檐顺流而下的小雨滴,看着晶莹剔透的水珠在手里发光:呀,一层秋雨一层凉啊.这会儿想起一个广州的朋友前些日子还曾跟我抱怨过,来到广州一年多却不曾遇见过秋天,可不是嘛,今年的秋天来的格外早,也格外分明.从古至今,文人墨客关于秋天的歌颂就从未休止过,从“不觉初秋夜渐长,清风习习重凄凉”到“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到“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那么壮烈大无畏的事情,曾经发生在秋天;“我伤在那个萧瑟的秋天,你的爱随风飘远”,那么灰色伤别离的失恋,曾经发生在秋天;中学课本里鲁迅眼中的秋天,天凉叶稀,一层秋雨一层凉,加之少时的记忆,让故都蒙上一层若隐若现的浪漫色彩.一年四季,春华秋实,无限循环,本就是寻常往事,可偏偏人的记忆容易将季节融合进自己的情感故事,如此下来春酸夏甜秋涩冬辣,每一年每一季都有了各自情愫,都开了各自果实,而我偏偏想为秋捍卫名声.本就是以悄然无声的脚步缓缓走来,金黄色的树叶徐徐飘零,断断续续的秋雨送来凉意,恰逢闲适的好天气抚平人心,秋来心性收敛,四肢渐渐变得含蓄与沉静.这样的天气很容易让我想起初秋入校的场景.9月份是开学日,小孩从呱呱落地到牙牙学语,好不容易盼到读幼儿园的年纪,一个一个家长或紧张或不舍地将自己的孩子送去了幼儿园.那是一个凉飕飕的早上,好不容易爬起了床穿上头一天妈妈准备好放在床上的衣服,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巴拉两口爸爸买回来的包子,就来到了巷口外的幼儿园.毕竟是第一次上学,从前一直窝在小屋子的小孩一下子见到了那么多人,心里难免紧张不安,被老师领进去迟迟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说来也是奇怪,这样的事发生在秋天,如今想来就好像有诸多温暖的片段,大概是天气极为抚慰人心的缘故,小孩子之间的友善特别容易传递,没几天大家就玩在了一起;因为从小就有认的习惯,所以刚开始的几天午睡总是醒着的,诺大的舞蹈室里听着别人的憨鼻声因着秋意,竟有些莫名的安全感.那会儿的幼儿园也没有如今教学目标的压力,早上做做早操,上午游戏讲故事,午睡之后再教一些加减法,一天天的日子过得很快.秋天尤为适合外出走走,那会儿还有秋游,一个孩子拖着另一个孩子的衣襟,小小的队伍被前面的老师指挥着,去小公园里野炊,彼此分享着家里带来的小零食,笑闹声在整个公园里回荡.还记得幼儿园里面有一棵大树,做早操的时候常常被大树下的斑驳树影吸引着,一小步一小步地和小伙伴看谁踩的多;还记得幼儿园跟隔壁的派出所相连,屋后有一条小小的死胡同,那会儿常常一个人在里面寻宝,收集被风飘进去的落叶.闻着从枯黄树叶里传来的味道,从空气里都能感受到一股甜味,我好像能够感受到一片绿叶从青嫩到枯黄的整个生命历程,那些树叶传递着一种安稳而亲切的感觉,那是独属于秋天的味道.从那以后,我渐渐的更加喜欢秋天,喜欢一种果实丰收,草木枯黄,生命从始到终结束的感觉.这能让我想起旧时光,想起秋游里怯生生拉着小朋友衣角的日子,想起第一次入学的紧张和无措,想起穿着平底鞋终日跳跃着的年少与张扬;那种少了制服和制约,可以终日奔跑着的快乐,那种随性高呼着的自由与快感,开心难过都可以表露无遗的坦荡与自在,这是秋天所给我的最珍贵回忆.今天,昨天,只隔着一场秋雨.今年,昨年,只隔着一个秋季.关于秋的记忆符号,想来确实不多,也或岁月静好,也或灰色时光,守望与告别同在,看秋风渐起,看落叶归根,看秋去冬来,看我们变得不再是我们.初秋如水,走出房间放眼望去,又是一年秋来到,好像过了二十岁后,一年就变得比一年更重要,一个秋天就过得比一个秋天更加快,细细感受着秋,它如是一种回落,也是给予浮躁最终的结果,如同又一次走在乡间小路,好像再次拥有了淡泊而真实的归属感,回到朴实而真挚的最初梦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