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英伟:北漂归来 寻梦中山_新闻频道_中山网


关英伟:北漂归来 寻梦中山_新闻频道_中山网 关英伟作品. 关英伟接受采访. 关英伟作品.本期人物他是一位入行近20年的资深摄影师,曾为了梦想千里迢迢北漂8年,寻觅光影世界;他曾是北京《瑞丽》杂志的指定摄影师,先后为吴小莉、高圆圆、郑中基、周迅、沙宝亮、秦海璐、金海心、黄觉、胡彦斌、张含韵、沈星、陶虹、李湘、钟丽缇等一众明星拍摄过专场写真集;他来自江门新会,大学时是一位理工男,5年前辗转至中山创业打拼.他就是摄影达人关英伟.老家印象关英伟的老家新会,是著名思想家梁启超的故乡,“它是广东历史上文风鼎盛的地区之一,文有岭南大儒陈白沙,武有蔡李佛陈享.”关英伟自豪地表示,那儿盛产蒲葵,特产葵扇,素有“葵乡”的美誉.他依稀记得,儿时的夏夜里,外婆讲着旧时的故事、摇着葵扇送来的凉风.此外,新会陈皮同样享誉全国,曾在多个朝代列为贡品,成为紧俏不衰的“广货”.中山印象北漂8年,有过艰难困顿,也有恣意畅快,难得的是认识了圈内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关英伟本人也由当年的青涩学子历练成为一位有自己见解与追求的成年人.2008年回到家乡后,他创办了自己的摄影工作室,主营商业摄影与展览展示等业务,2013年来到中山,携手合伙人创办了一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两地相隔很近,生活习惯、文化习俗大同小异.很快,我喜欢上中山这座城市,这儿既没有北上广的忙碌,又不乏务实进取的工作氛围.老话说,曾经沧海难为水,但反过来看,只有走得多看得多了,才能更加明显体会到择一城打拼乃是生活的际遇与幸运.”关英伟如是说.年少:书籍相机陪伴在关英伟的印象中,父亲历来喜欢看书,那时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宽裕,但父亲每月依然舍得花去近半的收入用于购买书籍.关英伟透露:“父亲以身作则,我这个做儿子的自然少不了熏陶,《世界文学》《上下五千年》《东周列国志》《十万个为什么》等,便是为我准备的.毫不夸张地说,我的童年没什么玩具,记得起的只有书,最早是小人书,接着是成语故事、寓言文学、历史典故、科学丛书,后来是台湾漫画家蔡志忠的一系列漫画书.”看着蔡志忠的漫画长大,关英伟此言不虚,其作品承载了一代人的记忆和对童年的无限眷恋.1984年,蔡志忠开始创作四格漫画,已有《庄子说》《老子说》《列子说》《大醉侠》《光头神探》等100多部作品在49个国家和地区以多种语种版本出版,总销量超过了4000万册.在关英伟看来,庄子、孔子、老子、列子等先贤圣哲被蔡志忠用简洁的线条勾勒成型,以可爱的卡通人物展现出来,看起来赏心悦目,读起来很有意思,更容易让人理解中国传统文化.到了1994年,读高中的时候,关英伟开始接触摄影,这一兴趣爱好悄然间为其日后的人生轨迹指明了方向.他回忆道,上世纪90年代相机还是一种奢侈品,不过父母依然花大价钱为他买了一台海鸥牌照相机.“当时一筒胶卷要10多块钱,小数怕长计,但为满足我的追求,家里省吃俭用,胶卷是管够的.后来,我结婚生子了,更能体会到为人父母的良苦用心.”作为中国最早的自主相机品牌之一,海鸥照相机为无数家庭留下了珍贵的记忆,也陪伴着关英伟走过了难忘的青葱岁月.定格在一帧帧胶卷中的那些人、那些物、那些场景,日渐泛黄,但他至今不曾忘却,只因它们见证着他的默默追求,寄寓着他的光影之梦.北漂:荣光寂寥兼具高中的时候,关英伟跟着一位莫姓的启蒙老师学习摄影.每到寒暑假,他与同校的几位摄影发烧友都会跟着老师坐上火车全国各地去采风.起初,他只是觉得摄影很好玩,游山玩水之余还可把眼前美好的景象记录下来向别人展示.“期间,老师还不时带我们去参加各种级别的摄影比赛,也获得了一些省市级别的奖项.”关英伟说,一直到了从五邑大学毕业,摄影仍只是其生活的一部分.“出来闯荡之后,兴趣逐渐变成了饭碗,这种转变让人刻骨铭心.”“2000年的秋天,在老家上班一段时间后,我寻求改变决定北漂.当时,家里人不舍得,母亲甚至哭红了眼睛,送我坐上开往广州火车站的汽车,身上揣着本想留给母亲却被她硬塞回来的几千块钱.此外,我从小被外婆带大,感情很深,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一次的告别竟成了永别.这个遗憾,成了我心底永远的痛!”关英伟动情地讲述着18年前的抉择.是时,一袭长发文艺范儿的关英伟到了北京,投奔一位为时尚杂志拍照的师兄.他清楚记得,那天在北京阜成门外大街甲六号5楼,他与师兄第二次会面,随即成了他的助理.“第一天工作,我偷偷瞄着摄影棚那面贴满了明星合影的墙,都是自己曾经在电视上见过的大腕……一天忙活下来,当我啃完那个早已冰冷的麦乐鸡汉堡,抬头看看时钟,已经快凌晨2点了.筋疲力尽之际,我又看了一眼那块写有工作日程的黑板,发现第二天早上7点又有活儿.我立刻拿起毛巾冲进楼里的公共卫生间,锁上门胡乱地擦了把身子,匆匆回到摄影棚,拉了两块反光板垫在地上,再铺上一块布,躺下就睡着了.”关于北漂第一天,关英伟娓娓道来.随后的8年,关英伟通过夜以继日的努力,逐渐得到了不少时尚杂志编辑及客户的认可,后来他也有了一面属于自己、贴满了明星合影的墙.这一过程中,他深切地感受到,做一名北漂摄影师,既能体会其中的潇洒和激情,又带着一份寂寥,甚至带有一种悲壮的色彩.这种复杂的心情,不是常居自己城市的人能轻易体会到的.关英伟透露,对于这一流淌着热血甚至像打了鸡血的群体而言,加班加点是常事,扣除房租之类的花销饱一顿饥一顿也不稀奇.他们,有追求自由和独立的执着精神,会收获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同样会不时地在爱与痛的边缘徘徊.“北漂无论成功与否,这个打拼的过程很重要,收获的不仅仅是金钱与人脉,更多的是历练.”关英伟感慨道,这一趟为时8年、奋不顾身的青春之旅,是一辈子的精神财富.愿景:想做一匹黑马30岁那年,关英伟当了父亲,回到家乡,创办摄影工作室从而延续光影之梦.数年之后,他的事业格局进一步扩大,与合伙人在中山开公司,其拍档还是那位师兄.不同的是,他的师兄依然在皇城根下,而他在伟人故里,同时也剪掉了陪伴10多年的标志性长发.关英伟谈及自己在中山的公司,想“做旅行圈内的一匹黑马”.“立足中山,放眼珠三角,把主题定制游这一细分领域做深做优,发掘更多主题鲜明的商务旅行文化与境外学习市场.”除此之外,其业务亦涉及品牌推广、专业摄影、活动策划等领域.“还记得是去年下半年,我们出游至荷兰,在一个风光旖旎的纯朴小镇,为拍到漂亮的日出画面,一大早拎起三脚架就出发了.不料这动静招来了巡逻的警察,知情后他笑着说自己也是个摄影迷,不过当地人摄影大多是率性而为,很少用到三脚架,这或许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随后,他还饶有兴趣地跟我们交流起摄影技巧.”关英伟谈到,这么多年,在“行行摄摄”的途中,会时不时遇到类似有趣的小插曲.当然,除了忙于工作,关英伟及其团队成员不时受邀为本土的高校学生、社团会员及摄影爱好者举办摄影培训公开课或交流会,分析一些经典作品的拍摄角度与构图比例,讲解各式单反相机的拍摄技巧与使用心得.